2015年6月19日星期五

孤独的眼睑

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副叫《孤独的眼睑》的画。
古典繁华的宫殿,拥挤瞩目的人群,万千斑斓之中只有左上角的灰落里有双非常不起眼的孤独的眼睛。
时隔许久我终于明白我为何落泪。
我的出生与其说是一个意外不如说是策划好的闹剧。我没有童年,没有朋友,甚至没有一个玩具娃娃。我学着哥哥姐姐的样子去玩球,玩车,可我总是学不会也做不好。我翻着书柜里厚厚的名著,经典,看不懂也硬撑着看。爸妈把我捧在手心,家人对我都很好,但没有一个人问我想要什么。我想要一个可以说话的智能娃娃,这样等姐姐上学爸妈上班就能有人一直一直跟我说话。可是我得到的只有一沓包装精致的作文本。直到我都这么大了,我还是没有洋娃娃,只不过作文本换的更大,更厚了。
五岁之前,我从没出过家门。我懂事,知道有人来就要躲在房间门后不出声,不然会有人找爸妈的麻烦。没有陌生人,我就是安全的。躲在门后的小眼睛也想窥探这个世界,但恐惧战胜了小孩子的好奇心。我渴望上学,因为那样我就有同龄人玩耍,那样我才能把我学会的课文背给老师听。我不用在乎分数多重要,未来有多远,只要身边的人对我笑了,就够了。
原来那对孤独的眼睑,就是我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