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2月26日星期五

故事慧

我是个忧郁、悲观的女孩儿,以前单调孤 独的大学生活常常让我经不起挫折,每次 心情不好都郁闷到一遍遍在电话里跟妈妈 哭泣:我生存的意义何在?我怎么就要活 着?我始终觉得我的生命是多余的,一切 美好的事物都不堪一击。直到妈妈在电话 里哽咽地讲完这个真实的故事,我再也没 有抱怨过命运。

姨妈有个年龄相仿的女同事,十年前被查 出癌症,我们暂且叫她王阿姨。好在王阿 姨发现时是早期,没有威胁到生命。她的 爱人下岗了,两口子便离开医疗设施落后 的县城去北京治病,家里留下比我大不了 几岁的儿子。高昂的医药费如流水,这么 多年来王阿姨家里东贴西补也只能维持最 基本的生活。每年姨妈单位都组织员工去 看望王阿姨,多年的病痛折磨让她早早衰 弱无力,但她看到同事激动到不想休息, 拉着朋友的手不忍放开。近几年王阿姨的 儿子小刘毕业工作了,加了一份经济来 源,对这个家庭来说也算是好的转变,但 事实却总是祸不单行,雪上加霜。
发布于:上午6:13 | 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