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21日星期六

合欢树

学校和合欢树总是一并出现在我的记忆里。

夹在娇娇书里干巴巴的丝状花是我第一次见的合欢花,从外到里渐渐淡下的粉红,真叫人怜惜。 娇娇说它叫马缨花,做成书签像极了小扫把,还拿着花柄在我的手心轻轻扫拭。见我喜欢,送给了我。我小心夹在课本里,几乎是虔诚地放进书包,放学回家一路都不敢跑,生怕它们从书页里蹦出来,颠簸成碎片。记忆中那可是件宝物,甚至是值得炫耀的事。可是干涩的花标本太脆弱,经不起玩赏就一缕缕断掉了。我舍不得丢,把碎花夹进厚厚的汉语词典珍藏。心想就算花标本完全碎了,干花粉也能永久地封在书里缝。

吃完饭的时候,我问妈妈,你知不知道有种类似扫把的花?妈妈一脸茫然。我放下筷子就跑到书桌前,拿合欢花标本给家人看。她们才知道我说的是合欢。可是妈妈不懂我多宝贝我的小花,随手一捏就烂得像头发渣滓,粘在黏黏的饭桌上,拿不起来。我的眼泪唰就下来了,我能听到碎片对我的埋怨和哭泣。大家都茫茫然看着我,完全不理解。这个时候也是我感到最孤独的时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