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2日星期四

其实你不懂雪的意义

我是被这海滨城市骗了吧,朝思暮想的鹅毛大雪,竟然只是零零。只能在没人走动的操场上积薄薄一小层,站在宿舍阳台望去,像是满带椰蓉的面包圈。在一个吃货眼里,什么东西都会和吃的联系上吧。是的,我开始怀念家乡的雪,献中的雪。我开始想着那年的苹果,那扔在雪地上的鸡柳,那冷的硬邦邦的肉夹饼。于是乎,在这个不很浪漫的下小雪的感恩节里,没有火鸡,煎蛋,薄饼,只有我对那些陈旧的人儿和事儿的回忆。

有些事儿,好久没有提起,但依旧出现在梦里。我想去那个没有暖气,没有卫浴,阴暗潮湿的寝,照着微弱的灯,把行李箱拼成桌子,买上可乐,脆卷,还有些廉价的东西。我想和身而睡,把自己窝在衣服和书堆积成的窄窄的床铺上。我想和姐们儿说一晚上话儿,冒着被逮到,被照相,被值日的危险。我想再罚一次值日,刚把墩布涮干净,拎进来就冻了,听到下课铃羞得要死。我甚至想那个穿着花枝招展的商店阿姨,那被我中了一瓶又一瓶的酸梅汤和乌龙茶。我就想在口字的教学楼里转个一圈又一圈,我还想提着一个桶,冒着寒风去打凉水,把自己弄得遍体全湿。


我想我们互换羽绒服,我想我们因为楼梯口结冰而摔倒, 我想我们冻得半死的月考空教室。我想我们偷偷放着的“埋葬冬天”,我想我们每个节日偷偷摸摸找手机给朋友和家人发信息。我想你们了,那些痛苦的和快乐的过去。我想你们了,那些伤害和帮助过我的你。

如今在这里,我大骂也大爱的科师,我也同样感恩着你茫茫人海录取了我,我也便接纳你吧。我感恩供我吃穿的父母,教我生活的老师,这些空洞俗套的话,固然很老土,但我实在不能不感谢,我没有理由不感恩。

认识了不少人。有挚友,有熟人,有榜样,有人渣。 同样是感恩。因为你们历练了我,让我知道美丑善恶,是是非非。我喜欢你们骂我时的苛刻尖酸,我喜欢你们逗我时的开心夸张,我喜欢你们沉默时的深沉理性。好多人真的好久不联系了,久到我突然想起来,以为她们会忘了我。就像骤然的一场雪,就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来了,去了。也许,我们都是过客,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。依旧谢谢你们曾经在我的生命中存在过,曾经给我带来过的悲与喜,痛与乐。

一直以冰冷的姿态活着,纵然我活泼起来疯的不像样子。但心里的冰山,需要时光消融。

想起了同学曾说过的话:我的世界下了雪,虽然冷,但唯美。如今看来,不是的。当感恩的泪珠凝成了雪花,那长长的情谊被封存了,没有细菌和病毒,只有纯洁和永远。

其实你不懂雪,她是个温暖的女子。



--沙扬娜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