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2日星期四

其实你不懂雪的意义

我是被这海滨城市骗了吧,朝思暮想的鹅毛大雪,竟然只是零零。只能在没人走动的操场上积薄薄一小层,站在宿舍阳台望去,像是满带椰蓉的面包圈。在一个吃货眼里,什么东西都会和吃的联系上吧。是的,我开始怀念家乡的雪,献中的雪。我开始想着那年的苹果,那扔在雪地上的鸡柳,那冷的硬邦邦的肉夹饼。于是乎,在这个不很浪漫的下小雪的感恩节里,没有火鸡,煎蛋,薄饼,只有我对那些陈旧的人儿和事儿的回忆。

有些事儿,好久没有提起,但依旧出现在梦里。我想去那个没有暖气,没有卫浴,阴暗潮湿的寝,照着微弱的灯,把行李箱拼成桌子,买上可乐,脆卷,还有些廉价的东西。我想和身而睡,把自己窝在衣服和书堆积成的窄窄的床铺上。我想和姐们儿说一晚上话儿,冒着被逮到,被照相,被值日的危险。我想再罚一次值日,刚把墩布涮干净,拎进来就冻了,听到下课铃羞得要死。我甚至想那个穿着花枝招展的商店阿姨,那被我中了一瓶又一瓶的酸梅汤和乌龙茶。我就想在口字的教学楼里转个一圈又一圈,我还想提着一个桶,冒着寒风去打凉水,把自己弄得遍体全湿。
发布于:上午7:11 | 标签:

2012年11月4日星期日

冰煮心

绞心的胃痛,把我从午睡中扰起。很快,午饭砂锅面的麻辣味儿涌了上来,从肚子到脑袋全都昏沉起来。我爬起来,四周黑的看不见,听不见。下意识看了手机,16点26分。

这里只是平凡的大学女生宿舍,一所只有一座教学楼的二流学校,坐落在秦皇小岛。此时,中国的北方都下了雪,唯独这里,逼人的冷和肆虐的雨。舍友在哪里?为什么只有我一个?我不记得。只记得临睡前和妈妈开了视频,淘宝网上选鞋子,然后眼皮就沉了,就没有了意识。我在搜寻,所有有人气的东西,比如手机和电脑。天,没有,空空的联系人,就像我空白的大脑。一个灵魂过来了,他说,这就是世界末日。只有你,唯有你。
发布于:上午11:04 | 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