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7月30日星期一

不爱海

北方的旱鸭子,对海的记忆来源童话。也许《海的女儿》带给人对海底的痴想与梦幻,但随着人鱼公主消逝为泡沫,使我对浪花多了几分怜爱。《老人与海》的经典,已被海鸣威写进了旋律中,在耳边一遍遍的循环,将大海的汹涌幻化为内心的激愤。我就是这样浅浅的喜欢着海,把我的头像,空间,都设成了海边女子飘漫的背影。
发布于:上午5:45 | 标签: